橡胶地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橡胶地砖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中央部门晒三公农业部接待预算超2千万住建部仅14万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7:55:20 阅读: 来源:橡胶地砖厂家

原标题:中央部门晒三公:农业部接待预算超2千万

昨天,外交部公布了2014年部门预算的主要数据,同时公布了三公经费情况。这是近年来各中央部门预算透明的进程中,外交部首次晒出自己的三公经费。2014年外交部三公经费预算数11324.44万元,其中:因公出国(境)经费9605.80万元;公务用车运行费1410.94万元,无公务用车购置费;公务接待费307.70万元。以往,外交部虽然公开部门预算,但未公开过三公经费情况。2011年,外交部有关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外交部未公布的原因是三公经费中有一些涉密信息。

因公出国

环保部去年少花钱 今年预算就高不就低

截至昨天22时,根据北青报记者统计的已公布的中央部门三公经费中,国家体育总局因为运动员参赛训练等缘故,财政拨款的因公出国(境)费用最高。此外,环保部、商务部等部门2013年的预算执行数比预算数减少很多,但2014年预算却仍按较高数额编制。

国家体育总局因公出国费用最高

在北青报记者统计的中央部门中,国家体育总局因公出国(境)费用最高,2014年的预算数达到2.09亿元,这一数字高于2013年预算的1.88亿元。国家体育总局的因公出国支出主要用于支付运动员参加国际赛事、适应性训练、进行友好体育交流以及体育援助等事项的开支,而邀请外来体能专家等开支则计算在公务接待内。

根据国家体育总局的预算报告,2014年因公出国(境)预算增加主要是加入了索契冬奥会和仁川亚运会参赛的相关预算,但预算报告并没有提供具体的出国团组数量和人数。

根据2011年国家体育总局的决算数据,当年国家体育总局的因公出国(境)经费总额为1.87亿元,当年共有1120个团组11489人次出国或出境,这样计算下来,每人次约1.63万元。

环保部商务部出国经费没花完

昨日公布的中央部门预算中,北青报记者发现,一些部门2013年的因公出国(境)经费预算远高于预算执行数,这也意味着一些预算经费没花掉。

以环保部为例,2013年环保部因公出国(境)预算为1268万元,但2013年的预算执行数只有867.66万元,出现了较大差距。出现类似情况的还有商务部,2013年因公出国(境)预算为5315.2万元,但实际执行仅为3177.77万元。此外,首次公布部门预算的侨务办公室2013年因公出国(境)预算为957万元,但实际执行数是188.72万元。

尽管预算执行数远低于预算数,但在编制2014年预算中,上述三个部门仍然报出了较高的因公出国(境)支出预算,三个部门的2014年因公出国(境)经费仍然按照2013年预算数编制。

这样的编制方式一定程度上导致2014年中央本级的因公出国(境)经费预算数虽然低于2013年预算数,但高于2013年的预算执行数。根据财政部的消息,2014年因公出国(境)经费预算数总额19.76亿元,比2013年初因公出国(境)经费预算数减少1.6亿元,但比2013年预算执行数增加了2.84亿元。

公务用车

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今年花3700万买车

昨日公布的2014年中央本级预算中,三公经费中的公务用车支出按照购置费和运行费加以区分,在北青报记者统计的部门中,超过半数部门不再使用财政拨款购置公务用车。而在有统计的部门中,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公务用车购置费最高,达到3760万元,这一数字较去年还有小幅增加。

半数以上部门今年不买公车

昨日中央部门公布的2014年三公预算中,由于对公务用车的购置费用和运行费用加以区分,因此北青报记者发现,超过半数的部门公务用车购置费已经为零。

去年年底,中央印发《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》,其中提出,取消一般公务用车,采用社会化、市场化的方式解决公务用车问题。在公车改革的大背景下,不少部门已经不再使用财政拨款购置公务用车。这也使得公务用车费用整体上有小幅降低,2014年公务用车预算较2013年预算减少了2.72亿元,较2013年预算执行数也减少了1.26亿元。

在大部分部门中,公务用车购置费用占公务用车开支比例较低,以公务用车费用最高的税务总局及税务系统为例,公务用车运行费超过10亿元,购置费用仅2亿元。

国管局五年三公 公车占大头

2014年预算中,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公务用车费用达4234.27万元,其中3760.07万元用于购置新车。北青报记者统计从2011年至今的三公经费数据发现,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的三公经费历年都维持在3000万元以上,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公务用车费用。

根据部门的预算报告,公务用车购置费主要用于中央国家机关78个部门的公务用车配备、更新支出。2011年,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部门决算显示,公务用车购置费支出3891.07万元。决算报告解释称,2011年中央国家机关购置车辆128辆,其中部级干部专车124辆,一般公务用车4辆。3891.07万元的数字,比2010年减少了108.93万元,同比降低2.72%。

去年,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公务用车开支的预算执行数为3873.22万元,其中3741.45万元用于购置新车。根据预算报告的解释,部级干部专车119辆,均价30.08万元;一般公务用车9辆,均价17.98万元。与2012年相比,2013年公务用车购置费支出增加526.01万元,主要原因是政府换届后部级干部专车配备更新数量有所增加。

全国总工会三公经费自行负担

今年,全国总工会的三公经费预算为零,而这一数字也从2011年保持至今。是不是全国总工会没有三公经费开支呢?

根据预算报告的解释,由于财政对全国总工会没有行政经费补助,全国总工会三公经费支出由全国总工会自有经费承担。因此,全国总工会财政预算中的三公经费为零。

公务接待

多数小幅下降部分与去年持平

2012年中国铁建业务接待费8.37亿元,2013年年报中业务接待费却被清零。近日,接待费成为热门话题。

北京青年报记者观察,昨天公布预算的各中央部门,多数部门的公务接待费预算有所下降,其中以小幅下降居多,部分部门的接待费与去年持平。

国税总局削减2亿元接待费

据北青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国家税务总局、国家质检总局和中国科学院位居公务接待费预算前三名。

国家税务总局的2014年公务接待费预算为39431.44万元,尽管已经比2013年预算数减少了20000多万元,但由于基数过大,仍然位居榜首。由于国税总局属于垂直管理单位,下辖各省市国税局系统,所以公务接待费数额巨大。

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科学院,其2014年公务接待费预算为6804.94万元,比2013年预算减少756.1万元。中科院解释为,认真贯彻厉行节约的相关精神,进一步压缩业务接待费支出预算。

对于庞大的公务接待费基数,中科院曾于2011年介绍,中科院公务接待费包括内宾的公务接待和外宾的公务接待。由于国际科技合作交往比较频繁,外宾公务接待费较大。

住建部预算仅13.95万元

农业部超2000万元

多数部门对公务接待费进行了压缩。发改委的接待费预算由2013年的608万元,减少到2014年的575万元;科技部接待费预算由2013年的1566.84万元降至1148.81万元;环保部从669.82万元砍到330.9万元。

不过,部委之间的接待费绝对数额相差很大。农业部接待费预算在2000万元以上,科技部、工信部均超过1000万元,发改委、财政部、水利部等部委在500万元左右,住建部2014年公务接待费预算仅为13.95万元。

根据北青报记者查询到的结果,住建部的公务接待费是国务院各部委中最少的。住建部解释,2014年公务接待费预算与2013年预算数持平,主要是按照中央八项规定要求,严格控制三公经费支出,确保2014年三公经费预算规模只减不增。

个别部门接待费增加

公务接待费反映单位按规定开支的各类公务接待(含外宾接待)支出。

有部分部门的接待费预算不增不减,与去年持平。这些部门有中央民委、财政部、国家工商管理总局、安监局、旅游局、社科院、国家行政学院等。

不过也有个别部门接待费增长。中国工程院2014年公务接待费预算为24万元,比2013年预算数增加18万元,原因是在华国际会议外事接待一次性工作任务增加。

对话

三公支出标准制定 应该有公众参与

对话人:上海财经大学教授 蒋洪

北青报:此前公布三公,不少部门都会把出国团组的数量、人次,以及部门有多少辆车,这一年新买了多少辆车都公布出来。今年公布这些信息的部门少了很多,您怎么看这个现象?

蒋洪:根据我的了解,以前公布这些信息的部门也不多,因此我还不能说这是不是一种退步。但确实在一些预算中,由于信息缺乏,导致公众没有依据去判断预算是否合理,比如这个部门有多少人,这份预算包括了哪些子部门等。

北青报:从数据上来看,今年的三公经费下降了大约10%,但似乎各地还是不断出现大吃大喝的问题。

蒋洪:最近一段时间,从上到下采取了一些措施,短期也取得了一些效果,但能否坚持下去,我们还要拭目以待。吃吃喝喝这种现象,跟现在的制度运行方式有关系。因为我们是从上到下来分配资源的。

北青报:那您认为,三公经费减少有实际意义吗?或者说,三公经费是不是越少越好?

蒋洪:老百姓并不是反对三公经费,而是反对三公支出中过度的、不必要的支出。必要的支出大家是可以理解的,虽然它表现为吃吃喝喝这种形式,但工作餐这种还是可以理解的。这就涉及一个价值判断的问题。三公消费,哪些是合理的,哪些是过度的。有些人可能觉得一顿饭3000块已经很节俭了,不算多,但老百姓可能觉得很过分。

北青报:这似乎不太好判断。

蒋洪:问题在于合理的标准如何制定。生活水平差的人可能标准就低一些,生活水平高的人标准就高一些,应该有公开的讨论。这也是管理预算的重要问题。不仅是在预算编制的过程中,要有民主决策、要有公众参与,从制定支出标准这儿开始,就要有民主决策。

北京西京中医医院

贵阳中医皮肤病医院

昆明中研甲状腺医院